365bet娱乐游戏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动态 >> 研究生活动 >> 正文

杨振红:“县官”之由来与战国秦汉时期的“天下”观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9-12-03     [来源]:     [浏览次数]:

12月2日上午9点30分,由365bet娱乐游戏、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七世纪以降空间视域中的国家与地方青年学术创新团队联合主办的华大古史论坛(第五十四期)学术讲座第四十七场在逸夫国际会议中心二楼会议室顺利举行。本次讲座邀请了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简牍学研究》主编、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常务理事杨振红教授为大家带来了一场题为《“县官”之由来与战国秦汉时期的“天下”观》的学术报告。365bet娱乐游戏郭涛老师、叶秋菊老师,以及365bet娱乐游戏同学到场聆听了本次讲座。本场讲座由365bet娱乐游戏副教授张达志老师主持。

讲座伊始,张达志老师向大家介绍了杨振红教授的学术成果和学术经历,并代表学院师生对杨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在正式发言前,杨教授回忆了她自己在33年前师从熊铁基先生,交流访学于桂子山的一段经历。

在讲座开始时,杨教授对报告题目中的“县官”做了解释:此“县官”并非指郡县制中“县的长官”,而是经历了一个复杂的发展阶段。古往今来,人类一直在思考着天与地的关系,努力探索着世界的边际。那么,战国秦汉时期的人们又是怎么理解天与地的关系,他们对世界的边际探索又建构了一个怎样的框架呢?杨振红教授以文献记载“县官“一词为切入点,从以下四个部分为我们论述了战国秦汉时期的“天下”观。

其一,关于“县官”的学术史。“县官”一词,在传世的先秦文献中仅出现两次。而在秦汉以后,文献中则大量出现“县官”一词。杨教授引用了大量的史料论证了县官的含义及来源:在先秦史料中,“县官”均指一级地方行政机构——县的官府或官吏。而基于夏代王畿内县(即国都之制),“王者官天下”,故“县官”亦指天子,天子与国家义同。在汉代文献中,“县官”则多数指天子或国家,但个别情况下也指郡县之县的官府或官吏。

其二,秦始皇改“王室”“公室”为“县官”。杨教授根据里耶秦简中一方木牍的记载,认为“县官”的称谓始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颁布的诏令。“王室”、“公室”常见于先秦文献,“王室”最初仅用于周天子(也称周王) ,“公室”则为诸侯国国君所用。秦简所见的“公室”当为秦国国君称公时对秦公及其家室的称呼,“王室”则是秦僭越称王后对秦王及其家室的称呼。随着统一大业的完成,秦始皇下令将“公室”“王室”的称号改为“县官”。杨教授认为:秦始皇更名的动机在于寻找天下的边界,以期成为天下的领主。正如“王”代表秦统一前的秦王,“皇帝”代表统一后的秦皇帝一样;“王室”“公室”代表的也是作为诸侯国国君的秦王,“县官”则代表的是统一天下后的秦皇帝。

其三,“县官”一词源于“四海九州县内”的“天下”观。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杨教授指出,秦始皇君臣选择“县官”作为对秦皇室的称呼,主要是源于《礼记·王制》对世界和王制有一套系统的理论。杨教授也提出:《盐铁论》《白虎通》中关于天下观的记载可以佐证“天子之县内”的观点在汉代影响很大,且当时人对天下、世界的认识已经扩大。而《礼记·王制》“天子县内”的观念源于《逸周书·作雒》,故《逸周书·作雒》以及《礼记·王制》在汉代被奉为圭臬。

其四,驳“县官”源于邹衍“赤县神州”说。清人郭嵩焘《礼记质疑》中怀疑“天子之县内”的说法很可能缘于邹衍,并主张“县官”的说法是秦汉之际才有的。杨教授则通过梳理《史记》、《盐铁论》、《论衡》等书中关于邹衍“赤县神州”的说法,并结合《禹贡》“九州”后发现:邹衍的“大九州说”是在《禹贡》“九州”的基础上构架起来的,故其时代肯定晚于《禹贡》“九州”说。而“天子县内”的观念成于先秦,即便是在郡制普遍发展起来的战国时期,仍然是主流观念,并一直流行至汉。由此可以确定,当时对秦始皇改制起决定影响的仍是“天子之县内”的王制观念。

在报告的最后,杨教授进行了总结:“县官”一词源于《礼记·王制》。“四海、流(荒)、九州、县内”观念的形成则可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但其下限当在县制已经形成、而郡尚未成为县上一级地方行政机构的时期。战国时期,随着兼并战争的扩大和交通的发达,中原地区对外交流增加,人们的认识范围也随之扩大,故而产生邹衍的“大九州”说,认为中国的疆域在世界之中仅占八十一分之一。但由于《礼记·王制》和《逸周书·作雒》已经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圣经,不可撼动,故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仍依照这一王制观念,将新王朝和自己的帝室取名为“县官”,意为自己从诸侯国君升格为天子,成为居住在县内(王畿) 统治天下的官。

杨教授报告结束后,就“秦始皇为什么要北征匈奴”这一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她认为:秦始皇不仅仅是要建立统一大帝国,同时也是在努力寻找天下的边界,成为天下真正的领主。这种古老的“天下”观念在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甚至远播海外。杨教授指出:她自己今年在日本京都大学任客座教授时,在参观东福寺时发现的一些建筑有八个主题(如 “蓬莱、方丈、瀛洲、觳梁”),这也印证她的观点。

讲座尾声,在座师生又与杨教授展开了精彩的互动。现场气氛热烈,师生兴趣盎然,颇感受益良多,本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与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

(通讯员张健)

杨振红简介:

杨振红,女,历史学博士。现任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湖南师范大学“潇湘学者”讲座教授、西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简牍学研究》主编、韩国庆北国立大学校East-West Humanities杂志编辑委员、韩国东洋史学会主办《东洋史学研究》杂志编辑委员,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常务理事等职。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战国秦汉史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简帛研究中心主任、CSSCI来源集刊《简帛研究》主编、青海师范大学“昆仑学者”特聘教授,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客座教授、日本大阪市立大学大学院文学科客座研究员等职。出版《出土简牍与秦汉社会》《出土简牍与秦汉社会(续编)》《中国妇女通史•秦汉卷》《秦汉风俗》等著作;《中国古代刑制史研究》《始皇帝:秦始皇和他生活的时代》等译著、译文数十篇;在《历史研究》《中国史研究》等杂志发表论文数十篇。《出土简牍与秦汉社会》(独著)获第四届郭沫若中国历史学奖三等奖(2012年)、第一届李学勤中国古史研究奖三等奖(2013年),论文《从出土秦汉律看中国古代的“礼”、“法”观念及其法律体现——中国法律之儒家化说商兑》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九届优秀科研成果三等奖(论文类,2016年);著作《中国妇女通史·秦汉卷》(合著)获第四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类一等奖(2013年)、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2013年)、第四届全国“三个一百”原创图书出版工程奖(2013年)等奖项。

关闭